方志工作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方志工作 > 方志工作

宋代潜江状元毕渐的策论佳作

发布时间:17-05-02

    宋代绍圣元年(1094年)状元毕渐,字之进,少年好学,读书不辍,擅长诗文。是科举制度下湖北潜江唯一的状元。毕渐之才 “以文学致身” ,“诗极清拔”;其德“刚介自立”,“时人称之”;相貌“眉目如画”,有髯,堪称美男子,可谓一表人材。
    毕渐在科举考试中脱颖而出,已经是对其文才的充分考验和公认。而其应试策论的出色表现,更显示其出类拔萃的答辩能力。策论,指就当时政治问题加以论说,提出对策的文章。宋代以来各朝常用作科举试士的项目之一。
    元祐八年(1093)廷试进士,策论题目的出台,就经过了一番波折。中书侍郎李清臣拟进策论题目,主张恢复丰熙法(即宋神宗赵顼支持,王安石主持的变法。在新法推行的过程中,变法派与保守派由最初的政见不同,逐渐演变成意气之争,且愈演愈烈,从而演变成宋朝历史上最大的党争),门下侍郎苏辙当廷诤论差点被皇帝降罪,因范纯仁求情得免,被贬外放。策论考试和复试,名次更是产生戏剧性变化。
    元祐八年太皇太后死,哲宗亲政,并以“绍述”(继承)神宗成法——熙宁、元丰新政为名,于次年改年号叫“绍圣”( 1094年四月—1098年五月)。逐一恢复元祐年间高太后临朝时所废神宗时期的新法。史称这一时期为“绍圣绍述”。考官的政见取向,也明显影响着科举名次的取舍。
    哲宗绍圣元年(1094)三月,皇上亲试举人。宋·李心传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:“元祐九年......李清臣撰《策题》曰:‘恭惟神宗皇帝,凭几听断十有九年,礼乐法度,所以惠遗天下者甚备。朕思述先志,夙夜不忘。’毕渐对策曰:‘陛下亦知有神宗皇帝乎!’既唱名第一。于是,绍述之论始兴”。策题中还发问说:“今复词赋之选而士不知劝,罢常平之官而农不加富,赐土以柔远也而羌夷之患未弭,弛利以便民也而商贾之路不通。夫可则因,否则革,惟当之为贵,圣人亦何有必焉。”李清臣唱绍述之说,乃拟进此一策题,显然已宣示新的政治去向。举子答策时,或主元祜,或主熙丰,自然主张恢复新法的受到优遇,在科举中直接反映出愈演愈烈的新旧党争。毕渐开头置“陛下”于论首,声先夺人,气势不俗。策论中又将变法的王(安石)、吕(惠卿)比为孔(子)、颜(回)。可见毕渐策论写作技巧独到,论述有力。
   《续资治通鉴·卷第八十三》:“时考官取进士答策者,多主元祐。及杨畏覆考,乃悉下之,而以主熙、丰者署前列,拔毕渐为第一 。”司马光《资治通鉴》:“……拔毕渐为第一 。自此绍述之论大兴,国是遂变矣。”宋·吕上《宋大事记讲义·哲宗皇帝·经筵》载:“自毕渐之策一出,而绍述之议遂定”。变法派借助毕渐策论文章对变法支持的影响发力占据上风,可见毕渐策论,对国是决策起到了很大促动,几乎被视为政事动态的分水岭和标志性事件。“绍圣之初,………,举人毕渐,廷试对策,……传播四夷,……”做为状元答卷,当时朝野传播甚广, 起了很大的舆论导向作用。当然也对守旧派产生了客观的打击和损失。本次科举取士,于“绍圣元年……三月……丁酉,赐礼部奏名进士、诸科九百七十五人及第、出身。”此次科考除去“诸科”,共取进士513人。考官:兵部尚书邓温伯、翰林学士范祖禹、户部侍郎王觌等。毕渐考取进士,一举成名;夺取状元,一鸣惊人。这一年改年号为“绍圣”元年,所以称毕渐为绍圣科状元。史载:赐毕渐以下及第出身有差。
    政见虽不同,但毕渐策论议政就事论事,不搞人身攻击,为人正派,持论公允。同科进士中,就有偏激之人。方天若,字彦稽,莆田人,在“对策大略”中论以崇复熙、丰法制,且言:“元祐大臣当诛戮,而不诛戮,子孙当禁锢;而不禁锢,资产当籍没;而不籍没,朝政、政刑之失莫大于此!”章惇读其答卷大喜,拨置第二等。但这种以政见立场殃及家人、私产的人身攻击性偏激言论,还是受到当世的诟病。党争中的新、旧两派各执其是,不乏偏颇指斥。撇开这些人为成见导致的历史迷障,客观地分析毕渐的策论,堪称杰作。绍圣四年(1097)丁丑二月五日,周行己《送毕之进状元还乡》以诗句“献策集英殿,脱略独豪举”,盛赞其当年策论英略。毕渐赴职福建过罗原时,官场退休后居南华洞的八十余岁老翁林子山,以“当年春榜首传名,对御如君有几人”的诗句赞叹其策论佳作。
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贺亮 潜江文史学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刘芳 潜江市方志办工作人员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习文 潜江方志办工作人员

相关新闻